[如歌行芷] 从渔梁古渡到新安关  作者 sally899 日期 2014-5-28 17:50:31


渔梁古镇位于安徽省徽州歙县城南,依练江而建,镇里有条渔梁古街,依山傍水,蜿蜒而去。镇上的居民在古街两边生息,沿江行商的路人在这里休憩。渐渐地,老街两边的民居、店铺及祠堂林立。这里成为一方热闹欢腾的天地。

此篇为影展,点击进入浏览


渔梁古镇位于安徽省徽州歙县城南,依练江而建,镇里有条渔梁古街,依山傍水,蜿蜒而去。镇上的居民在古街两边生息,沿江行商的路人在这里休憩。渐渐地,老街两边的民居、店铺及祠堂林立。这里成为一方热闹欢腾的天地。

此篇为影展,点击进入浏览
 泰国,Pai in love   作者 sally899 日期 2013-6-15 15:18:43


拜县,坐落于泰北壁垒般山峦的峡谷里,城边是一条迂回的河流。Pai的确是一座小镇,共有三条南北向的道路,三条东西向的道路,和连接其中的几条小巷,最长的街道也不会超过一里。不过,当你走出PAI镇,踏上向深山进发的小道时,真正的探险才算开始。


背景:被称嬉皮士聚集地,一些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慕名而来,开办自己的工作室,摄影或艺术创作。它拥有一切令游客感到舒适的设施,客栈、酒吧、餐厅、咖啡馆、洗衣店、按摩院、纪念品商店……,可是,这一切似乎并没有打乱原住民的生活,他们保持着悠闲的生活节奏,总是不慌不忙,气定神闲。倒是游客不知不觉就变得懒散起来。



此篇为影展,点击进入浏览
 老挝,万荣  作者 sally899 日期 2013-6-6 14:07:56


如果说琅勃拉邦象中国的丽江,万荣(ANG VIENG)则像广西的桂林,这个小镇,却聚集了非常多的西方背包客。万荣独特的喀斯特地形与湄公河美丽的支流南松河简直像世外桃源,也给万荣带来了小桂林的称号。

在万荣除了能够欣赏到秀美的山水外,还可以探洞、漂流、滑索等。南松河(Nam Song)围绕在万荣周边,很适合漂流,河两岸风光秀丽。如果你有时间又不想因为坐一整天的汽车而搞得自己那么疲惫,万荣是一个很好的中转、休闲的选择。
万荣是以众多的岩洞而著名的,静谧的南松河流过、神奇的喀斯特地形、千奇百怪的岩洞,以及附近传统的老挝村庄。既可以在这里逍遥的消闲度日,又可访问附近村庄的老挝人家,深入了解并体验当地不同民族纯朴的生活方式。




此篇为影展,点击进入浏览
[如歌行芷] 琅勃拉邦的泼水节  作者 sally899 日期 2013-6-4 15:09:33


老挝的民间节日大都和宗教信仰有极为密切的关系,泼水节也叫“宋干节”,相当于我国的春节,有辞旧迎新的意思。琅勃拉邦每年举办的时间,都在佛历的五月,公历的四月十三到十五日.在节日期间,除泼水外,还有热闹的浴佛、堆沙、抹锅灰、撒爽身粉等项目。

每次离泼水节好多天,一些等不及的年轻人和孩子就已经守在家门口或路边,用水瓢“偷袭”路过的同龄人。

泼水节正式开始的第一天是浴佛仪式。所有琅勃拉邦和外地赶来的善男信女,都会身着新衣,手抱各种银色器皿,在里面装满撒有香水及浸泡着鲜花的净水,成群结队地前往佛寺。等寺庙里的僧人把人们心目中最神圣的佛像请“出”殿堂,来到寺院宽阔处放好时,善男信女们就会齐齐地向佛像双手合什祈祷,再将银色器皿里浸泡着的鲜花的清水,连同花瓣倒入石槽。所有汇集在一起的水会像鲜花瀑布般从佛前倾泻而下,来参加浴佛的所有人也在和尚们的祝福中,得到了佛的保佑。

浴佛之后,就可进行正式的泼水活动了。泼水活动是一种比较神圣的仪式,要在节日里相互把清水轻撒到头上,肩部以示祝福,祈求对方在新的一年里平安幸福,被水泼得越多,越好。



此篇为影展,点击进入浏览
 琅勃拉邦的清晨布施  作者 sally899 日期 2013-6-2 18:24:42


琅勃拉邦有缓缓流动的湄公河,有金碧辉煌的座座古寺,有美丽悠闲的古都,还有一个最吸引人要去膜拜的就是琅勃拉邦流传了近千年的布施场面。
近千年来,每天清晨,赤着双脚,穿着橘黄色僧服的和尚,风雨无阻,托着铜钵,在晨曦中列队,缓缓走过跪在路边的民众,虔诚的民众会在和尚开启的铜钵里放进一个个糯米饭团。
清晨的小镇还未从黎明中苏醒,街道上已出现稀稀落落的人群、穿行的Tuk-tuk以及旅游公司的面包车。Wat Saen寺院门口外的人行道旁,几百人整齐地坐成一个长队,望不到头。大都是周边的居民,妇女居多。每人手中拿着一个竹笼,里面盛放着一大早煮好的黏米,以及一些饼、水果,静静地等待着。

六点半,僧人队伍出来了,身着橘红色僧衣,托钵,赤足,在每个信徒面前停留,接受布施。布施者跪在地上,一手托着竹笼,一手将饭食抓起,放在僧人的钵中。僧人的旁边是一排当地的孩子,拿着塑料筐,跟着僧人一起走。僧人的钵盛满了,会将多余的饭食赠给这些孩子。
其实,这不是施舍,而是布施,是对佛的供奉,接受布施是一种修行,回馈布施者以功德。
这是琅勃拉邦每天早上重要的佛教仪式,而我,也站在人群中。

静静思索。






此篇为影展,点击进入浏览
 老挝,光西瀑布  作者 sally899 日期 2013-5-17 16:24:27


光西瀑布(kwang xi waterfall)又叫金鹿瀑布,位于城南29公里处,这座瀑布高约200多米,呈正三角形,从山上泻下相当壮观,加之四周的植被非常漂亮。站在瀑布前,清凉的水珠扑面而来,仿佛心灵也受到了荡涤。激流泛过层层叠叠的石灰岩,飞落直下地面碧玉似的深潭,甚是壮观。瀑布总高100米,雨季水量特别大,靠近瀑布的观景台已成了花洒下的浴盆,老挝的炎热在这里消淡了很多。

从琅勃拉邦包了个突突车到光西瀑布,大约40分钟的车程就到这个老挝的国家级自然公园。门票(30000kip,约合人民币20不到),对比国内的门票价,真是无言以对。

步入景区,首先看到的是一个黑熊的保护区,再往里走才是我们在照片上在电视上看到的那特属于光西瀑布的美丽景象。清幽纯净的河水,层层叠叠的瀑布。光西瀑布的地质感觉很像九寨沟,所以许多人都叫这儿小九寨。

沿着上山小道,尽头就是光西瀑布,落差不大,但是青山绿水流瀑的景象让人倍觉幽静而清凉。

老挝,瀑布

此篇为影展,点击进入浏览
 老挝,幸福象花儿一样  作者 sally899 日期 2013-5-12 16:54:08



旅行有时候就是一次又一次的验证——很多捧着LP以及层层叠叠的攻略上路的旅人都有类似的感慨。而这段旅程之于我,更像是内心深处的感召。当时的冲动和不顾一切在感召这样的字眼下,都变得温和起来。

LASO,I am come.
旅行有时候就是一次又一次的验证——很多捧着LP以及层层叠叠的攻略上路的旅人都有类似的感慨。而这段旅程之于我,更像是内心深处的感召。当时的冲动和不顾一切在感召这样的字眼下,都变得温和起来。

LASO,I am come.

从开始到现在,这都像我心底的一个秘密,狂热而隐晦。那就是一个纯朴宁静的国度。

在老挝当不认识的陌路人远远就向你招呼一声“撒拜迪”(你好)时,心中一片温暖;当不经意闯入寺庙,面对佛像时,躁动的心也感觉详宁安和。

琅勃拉邦位于老挝的北部,距离中国边境的磨憨口岸越300公里。是老挝著名的古都和佛教中心。琅勃拉邦位于老挝的北部,距离中国边境的磨憨口岸越300公里。是老挝著名的古都和佛教中心。走进每一座庙宇,似乎都能感觉到佛陀的低语。据说佛祖转动正法之轮,行化天下。有些寺庙的围墙以这佛教色彩装饰。







此篇为影展,点击进入浏览
[如歌行芷] 海之韵  作者 sally899 日期 2012-7-7 0:14:26


海,是一个漂泊的梦,一辈子的梦。
海梦总是很蓝,蓝得象众梦之王。
看海的日子,快乐是如此透明,淡泊而从容。

常梦见自己赤脚在海边拾贝,有落日余晖洒在海面,一片银光,海鸥飞翔。
潮涨,潮退,眷念那片温柔海滩。潮汐温柔嬉戏,追逐一串串深浅不一的脚印。

礁石依然屹立,无怨无悔,即使鞭痕累累,刀割处处。
对于海,你仍然无怨无悔。一次次期待潮的眷顾。

梦里,总有潮声,水鸟凄鸣。回不去的刻骨铭心,千行泪滴,汇变成一座不变的岛屿。
千帆过尽的凝眸,视线焦渴的撞击,海的胸口,惊涛飞沫,一如往昔。

此篇为影展,点击进入浏览
 七月淡淡,夏花微凉  作者 sally899 日期 2012-7-3 16:32:17


不知道是酷热夏季来得太突然,还是记忆力来不及适应,还是发生在夏天的故事太多,总是恍恍惚惚记不清日月记不清发生过的情节。

云淡风轻,总有很多蔚蓝的记忆,关于蓝天,关于大海,关于远方,关于忧郁。

去年盛夏膨胀喧嚣的蝉鸣,犹在耳边,转眼,却又是一季来临。

是流年似水还是似水流年?不要问我,我不知道。

燥热无风的天气,夏花开着,暗夜里总是隐隐约约浮着淡淡的香气,和着微风带来些许凉意。常常站在园中的草坪,深深吸气,不知那些暗香,是来自七里香,还是洋紫荆。抑或,是那簇翠柏的清香?

反正,都好,就这样月夜下闲庭散散步,让那纷繁思绪随炎热一点点消失殆尽

此篇为影展,点击进入浏览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7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 影展总数:109 篇
  • 日志总数:161 篇
  • 评论数量:232 评
  • 留言数量:1 次
  • 访问次数:
  • 加为好友  发送短信

About Me

我过的依然繁盛,因为我放弃了可以拥有的一切,等价于所有的东西。  

我过的依然释怀,因为知道怎样去怀念所有,那些曾经曾经的流离。  

我还是那样在过,因为我想深刻的去懂,即便一直这样走下去。



我不知道还在文字的世界里还可以留下什么,觉得自己该去告知的东西已枯尽。
 
如同人的思维,现在被抹去,像一切已被风干。只有残留的延伸。  
延伸下的痕迹也许擦之不去。我想将永留我心底,那一条条,一道道的痕迹。

Article Category

流浪,迁徙的自由

Gallery Category

Newlog

Recent Comments

Recent Message

My Groups



Links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