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静默,将柔软与尖锐埋藏......                      

 当我静默,将柔软与尖锐埋藏...... (俞余的日志)
liuyuyu.dpnet.com.cn

 


Diary俞余原创的日志:记忆里
[ 俞余 发表于 2016-4-9 20:51:04 ]



阳光是核心,是感觉,是暖。
小时候,外公外婆的房子是个单间.
二楼。西晒。房间长长的,大概有五米或者以上。
外婆的双人床靠大门口,外公的沙发床在里面,错开摆放。
沙发那边还放这一个餐柜,外公打的众多家具之一。
餐柜旁,一张竹椅靠在门边,门边靠着外婆的水烟筒。
而门外就是阳台,阳台上总撒着敞亮的阳光。

阳光照着外婆的竹椅,她没事就坐在竹椅上晒太阳,抽水烟。
咕噜咕噜的声音伴着烟雾升起。阳光照在她的身上整个人都闪着金光。
午饭以后,外公会在外婆的竹椅边上拉开的一张竹躺椅,在阳光边上午睡。

春夏之交,外婆喜欢做酸笋。
新鲜甜笋买回来切成细丝,用瓦罐装了泡在清水里放太阳底下晒,不多久就酸了。

外公喜欢做呛菜,在夏天。
往往是午饭后,他切一点芥菜丝,切好放搪瓷口盅拌一下,将芥菜丝糊在杯壁上,盖上盖子去晒太阳。
等外公睡醒,落日的光斜斜地照进房间,呛菜的火候恰恰好。
我和弟弟只敢尝一小口。呛,但阳光的暖会在嘴里化开。亮堂堂黄灿灿的。

后来,外婆家里还有了电视,记忆里更亮堂了,虽然是黑白电视。

但出了外婆家大门,经过走廊去小厨房的过道是暗的,公共厕所是暗的。
所以只要出了大门我就跑,跑进跑出,跑上跑下。尽可能缩短在暗处停留的时间。
只有跑到阳光里我才放下心来,说不清为什么。

无数次,在梦里也是跑着回到外婆家,走到阳台前,停下来。

外婆养过一只黄色的虎纹猫,很老很胖但脾气很不好,只允许我和弟弟看他。
我和小动物的互动方式,很受大黄猫的影响。

外婆养的植物很茂盛,像瀑布一样落在阳台外面。
有一盆特别茁壮的厚脸皮,时常有邻居来讨。
现在的我,也喜欢绿植。可惜没有外婆那样的功力。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