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静默,将柔软与尖锐埋藏......                      

 当我静默,将柔软与尖锐埋藏...... (俞余的日志)
liuyuyu.dpnet.com.cn

 


Diary俞余原创的日志:近三年
[ 俞余 发表于 2016-4-6 0:53:50 ]



每到三月四月五月还有九月十月十一月的每一天,我都跟过节一样。
那种欢乐的痛,痛的欢乐,很难描述。这是幸福的,毫无疑问。如今,仍是欢乐与痛。
我和罗池说,每年要送我两样礼物,一样可以用钱可以买到的一样花钱买不到的。
他说好,很好。我当然觉得更好。虽然最近老是恶梦。

微博上关注了一个人,一个奇怪的人,罗池也在看。
ta想做什么。我其实想对那人说别折腾了,好好过日子,这样没意思的。
可现在,我决定不关注了,且让人生多一些善意与美好,少一些阴暗与丑陋。

31号罗池陪了我大半天,吃了汤锅马肉,下午自己去车站回柳州。
他不放心爸妈,我也是。但是有课,记忆里第一次没有送他。
再过几天,他妈妈生日那天,他也正好有事,第一次不接我。

天气长久地没有暖和起来,总是隐隐的雨。
心里烦闷想把空间关了。就像想把自己关起来一样。

小肥长大不允许我记他的事情到网上,哪都不给。
那我就记自己。

这些天迷上水彩,虽然不到半个月,并且自己把自己之前的全推翻了。
而且过不多久还会把今天的推翻,算是烦闷里的小欢喜。
抄罗池译的纯爱,每一首都有可看之处,每一首都是送我的,忽然欢喜。大的。

45号,他快递了柳州酸给我,还有他采的车前草,新鲜的。但还是想念
今年屋后的蔷薇极茂盛,花开得好,长起来两年时间吧。因此想换别的花型。或者木香。
屋前的吊兰长了十年,昨天分盆出去许多,养在地里,让它们自由生长吧。
罗池说我谈起小动物小植物总是人格化、情感化,以至于他不知道怎么客观描述与表达。
我且当优点表扬,今天用了“它们”,算妥协。

长这么大,第一次涂指甲油不用翻涂,只因不贪心涂满了。
早晨吃了一记教训,看到几个八班的学生扫地,就想当然地以为不用早读了。
现如今,别说举一反三,举二也不能轻易反三。
被听课求反馈。说高中文言只重活用与特殊句式,写法与意义带过即可。
那为什么新课标培训,长篇大论。我还真以为然了。

亲爱的博客,我不想微博,想回来。
你要长长久久的才好,咱们一起十年了。
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

 

2016.4.6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