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静默,将柔软与尖锐埋藏......                      

 当我静默,将柔软与尖锐埋藏...... (俞余的日志)
liuyuyu.dpnet.com.cn

 


Diary俞余原创的日志:我们是傻瓜
[ 俞余 发表于 2015-5-31 18:06:30 ]


 
 
 
■傻瓜

昨晚做爱的时候,开了小台灯
我看到你的笑容甜蜜,忍不住问
为什么总是这么甜蜜的笑
你伸手捏了捏我脸颊
笑我是傻瓜

■周末回家

周五晚十一点到
周日晚七点走
这不成周末夫妻了,我说
你听了不高兴
不允许我再说这个词
过了会,你又说:
“妹妹,其实不管在哪里
我都觉得和你在一起的。”

■夜里

我睡左边,这是你在家的时候
左边靠外面,右边靠墙
你起床得比我晚,而我不想
我起床的举动,惊扰了你的睡眠

■叶芝

叶芝是个倒霉的人
爱情上纠结不顺,情诗大多怨气深重
这是最近跟着你读诗的收获
那首著名的《当你老了》,你说
被误读太深了,他的诗歌
用语文雅简明,令格律诗具有现代特征
但这些只是小成,大成在于
让爱尔兰文化在他的诗歌里活起来
可是太不好意思了,我记住的
是叶芝的怨气

■幸福

假如我生气了又不知道对你说什么
就想甩开步子用力跑
不管东南西北,而当我停下来
发现你就跟在我身边
气自然就消了,你还说:
“你这二级运动员,跑得并不快嘛。”

■等待

比如等待一朵花的开放
等待一片树叶的舒展
是美好而值得的

爱情,则不仅仅需要等待
需要生命的顿悟
更需要机缘与勇气

而对一些靠着买弄与奉承
靠着自欺与欺瞒获取声望的人
等待是无意义的浪费

■今年夏天

雨水太多了,这让我想念阳光
亮晶晶地落在树梢,草丛
阳光自然也落在我们的脸上
白水晶一样,闪耀着纯洁的光华

■六月就要到来

樟树早已换了新叶
槐树的叶子哗啦也长满枝头
桑树的嫩芽换了一茬又一茬
桑葚落了一地又一地
气温却还留在
乍暖还寒的早春时节

■平静的一天是最好的

偶尔也有神清气爽的清晨
但更多是致命的迷糊

以致我忽然看到你
没有表情,甚至还会惊叫:
“你吓着我了。”
那是你背着背包在雨里
走进院子,看到我
手里提着给你买的两瓶啤酒
于是惊喜的喊出我名字时

■大雨将至

公车久等不到
而我穿了及地长裙
早晨九点,天色暗黑
一场大雨又将到来

世间不如意之事
大多如此

■夫妻

本是同命鸟,大事临头一起飞
噢,说这些沉重了

我更喜欢你拉起我的手
你说:看,我们是一样的
一样纤细的手指,长长的胳膊
还有胳膊上薄薄的小肌肉

■所谓应酬人生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黑白通杀,得意洋洋
见人就拥抱说欢喜,情投意合地
仿佛交往多年的故友至交
转身分别立成路人,甚至连路人也不如

我的庆幸在于
你的态度和我的一致——不屑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