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行者 (大漠行者的日志)

 
 博 客 登 录 
 时 间 记 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我 的 公 告 
各位网友,大家好
我的装备:
富士s3,尼康D90、FM3A。使用镜头:图丽12-24/F4、尼康24-85/F2.8-4 、尼康50/f1.8、尼康龙80-200/F2.8。佳能s90

我的座右铭:走万里路无怨无悔,得一卷经其乐无穷。知足常乐。


 
 影 展 分 类 
 日 志 分 类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博 客 信 息 

  • 影展总数:13 篇
  • 日志总数:107 篇
  • 评论数量:274 评
  • 留言数量:4 次
  • 访问次数:
  • 加为好友  发送短信

 文 章 搜 索 
 我 的 部 落 
 友 情 链 接 

 

hzrlj.dpnet.com.cn
 
      大漠行者原创的日志:想起了我的四位老师 

>>2009-6-9 17:51:37
 

   

    今天早晨发癔症,猛然间梦到了洪湖赤卫队里的场景。还是彩色的梦境。结果自己在枪林弹雨里跑的一塌糊涂。居然还看见到了飞碟。我想拍照片,却找不到快门,哈。

    《洪湖赤卫队》这部有着革命浪漫主义精神的电影,把苦难的岁月也描述的美若天堂。不知道我现在的摄影有多少是受到了它的影响。小时候没电影看,三乡五里的有了放映队,总是跟着大人的后面去看。一晚上看上两三场也不知道疲倦。实在困了就地躺下睡一会儿,电影演完了就糊里糊涂地跟着人群迁徙。有的时候到了自己的村子还会跟着别的村子的人走一段,直到被伙伴喊醒。

    说到了电影,很容易就想起了一段段往事,而且都是关于我的老师的往事——

    1.在老家上初中的时候,有个教物理的老师姓韩,瘦高条个儿,好像有些驼背似的。他看见谁都笑呵呵的,所以总知道他的眼睛很小很小,还常戴着一付比他的脸都宽的眼镜儿。下乡知青。他该是我在农村上学时又厌恶又喜欢的一个教师。

    韩老师教我们的是物理课,却感情啥也不会,连例题都讲不明白。他常常让班里的优等生上台来充老师。结果“老师”和学生都稀里糊涂。但是韩老师有一个好处,实在不想讲课了,他就给我们讲故事,而且很多。他讲故事从来不是灌输,而是诱导你的想象。他从来不强迫我们听他的故事。他每次都会很认真的征求一下我们的意见。他的家在城里双井街上教堂附近住。他每周末是要回家的。在城里也免不了要看电影。最有印象的是他看了《画中人》的电影,回来就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比我们村里说坠子书的那个远房爷爷冉繁朴说的还精彩。那时候我们都还小,谁知道长大后干什么。难得老师不讲作业讲故事。所以课堂纪律都出奇的好。后来我比较喜欢文学,进入社会时刚上了半年七年级,却又是写诗又是写小说的,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他的影响。我想是应该有的。前几天在双井街上见了他,显然老了很多,头发白了,腰也弯了下去。希望他晚年过得快乐幸福。

    奇怪说到了韩老师,其他几个老师的硬容相貌也蜂拥而来。都多少年的事情了,还好像就在昨天似的。

    2.我在农村上小学时有一个老师,姓姬,后来竟成了我近门子老堂姐的女婿。他善于用粉笔头子砸学生的头。他中等身材,浓眉大眼,泛着青光且黑黑方方的大脸上,总能看到又黑又粗的胡子茬,还有就是有一条残疾的腿。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公办老师,菏泽师范学校毕业。上了几年学,我几乎没看见过姬老师笑的样子。

    小时候不懂事,我们几个捣蛋级的学生便常常拿姬老师的腿说事情。而他又常常会报复我们。四年级时的一个夏天,他突发奇想,把我们班那次中考不及格的学生都拉到操场晒太阳(这事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有点恶搞)。当然,30多个学生,我也有份。可见我们班的学习成绩是啥样的。那天天气真的很热,我们从第三班次中间一直晒过下课的休息时间,又晒过第四班的开始。大家都被晒的快虚脱了。几个不老实的同学就开始开小差,结果被他发现又被掐回来(是掐),然后又掐到办公室里严审一番。结果有个同学潘水山又哭又闹,引起了一场混战。这事情最后以一场闹剧而收场。后来这位姬老师成为我们班学生最受抵触的一个老师。离开学校好多年,我们也不愿意理他。再后来,到社会上看《老残游记》时,当时就想姬老师或许是那书里面曹州知府毓贤的的转世。

    现在看来,其实老师面对一些不上进的学生也是很无助的。不管他们如何做了当时多么让人无法忍受或者本不该做的事情,但在他们的心里,其实都是为了学生的好。就像父亲对待孩子,打也好,骂也好,没有主观的对错,也没有摧残你的故意。其实他是爱你、帮你才会这样狠心待你。

    姬老师一辈子并不是太顺心,听说是早就去了。

    3.再有一个老师是我的堂兄弟,又瘦又高,一场大风就能吹走的那种身板儿。他是走到哪里哪里就有笑声,哈哈声不断。绝对的男高音。后来他做到了我们村里的学校校长。但上课时我们是基本上看不到他笑脸的。他上课基本上就是拿着书本念,有时候也摇头晃脑。他也喜欢用粉笔头子砸我们的头。我因为在上课时睡觉曾被他砸过一次,很疼。真是做梦都怕他的粉笔头。他最经常会说的一句话就是:“你真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你你!”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后来我们做了邻居。我不常叫他老师,而是叫他“哥”。他是一个民办教师,高小毕业就响应国家和政府号召,留在村里教书扫盲,教书育人一辈子,出了不少的力气,实在不容易。到老了总算给转了正,拿到了退休工资。每次回家,他老远看见我,就会满脸堆笑,挥着手喊我的名字。

    4.还有一个老师姓宋,菏泽城区人。戴着右派的帽子下放到我们村里的。我那当时当村长的堂二叔很喜欢这个知识分子,就派他到村小学教孩子读书。我见他总是瘦小的个头儿,掬着身子,满脸笑容的看着人。很儒雅的样子。小时候也曾跟着村里的造反派斗地主、斗右派,但我从来没见过有人拿他说事情。

    宋老师在我们村教了十几年学吧。可以说是德高望重。我姐姐就是他的学生。可我在村里就没有轮到他教我。后来我转到城里上学,他也在满头白发时幸运地被调回了城里,落实了政策。他的家就在宋隅首附近住。正好,他就在我转学的学校任教,而且是教我们班的语文。每次上课他都喜欢叫我回答问题。可是每次他都不叫我的名字,而是叫我四堂兄弟冉令强的名字。据宋老师说那时候我的那个四堂兄弟在他的班上啥也学不会,是抄卷子都抄错的主儿。所以,我也很烦。一次次给他更正,他却一次次忘却,到后来就先叫我堂兄弟的名字,再叫我的名字,然后就是嘿嘿地笑,全乱了方寸。他发挥他在我们村学校里的作用,在城里的学校里也让我出班里班外的黑板报。竟让我学的又会画又能写。后来我在被学校通知我代表学校参加全菏泽县物理竞赛前退了学,去菏泽印刷厂上班。宋老师给别人说,肯定是这家伙在上次预选时预先知道了考题内容,这次被吓跑了。他的预感不错。其实我的物理课实在不好,都是韩老师给教的后遗症。看见物理就脑浆子疼。但我有一本物理教案,是我当时已经教学很有名气的姐夫的,里面好多题都被那时的老师抄下来考学生。有几道题我早背熟了,哪能不会。背写下来就是了。结果就出了个“临阵脱逃”。也是老天给了我一个逃跑的机会。真要是代表学校上了全县物理竞赛的赛场,可就有的人丢了。后来我又到学校里找宋老师要新学期的课本,他拉着我的手一直问我:“为什么不上学?为什么不上学?”

    好多年不见这老头了。有时候走到宋隅首的时候就会想起他。

    写到这里,竟流泪了......其实,对于上面我所描述的几位老师,我都很想念他们。感谢他们教给我知识,帮助我打开了认知世界的大门。有了他们的无私付出,才有了我的今天。我希望他们永远健康长寿、天天快乐。另外,前几天我儿子也说想起了他上中学是一位很讨人厌的老师,现在儿子学的是师范,也开始理解老师的苦衷了。看来孩子是真的长大了。



管理员提示:本日志《想起了我的四位老师》于2009-6-11 7:29:37被推荐到迪派客栏目首页
   大漠行者   
 
      

>>2009-6-11 17:14:26
 

看了这篇文章很感动,我想起了我的小学和中学老师,真想念他们/她们。
   辽野行者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正在载入数据,请稍候...